您的位置 : 大王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悬疑 > 重回洞房夜,冥夫宠上瘾

更新时间:2021-06-09 09:55:45

重回洞房夜,冥夫宠上瘾 已完结

重回洞房夜,冥夫宠上瘾

来源:幻想书院作者:许思存分类:悬疑主角:顾言惜慕暄澈

主角叫顾言惜慕暄澈的书名叫《重回洞房夜,冥夫宠上瘾》,是作者许思存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每年中元节,我都会被父母关起来。我从来没想过,他们关我的理由竟然是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鸡鸣一声响,隐隐约约之中我感觉到我的房门被推开了。

“言惜,该起床了。”

昨天太累又晚睡的我困得发慌嘟囔道:“妈,天都还没亮,让我再睡一会吧。”

突然,一阵刺骨的凉意袭来,我身上的被子被人掀开了。

我想起昨天答应刘清风,鸡叫的第一声就起床去他家。

我伸手在额头挠了挠,挥去满脑的烦躁,认命的起床。

看我妈那两眼红的跟兔子一样,就知道绝对是一晚没睡就等着这鸡叫了,于心不忍对着劝道:“妈,我现在立马赶去刘道长家里,你去休息会吧。”

记得刘清风的交代绝对不能迟到,我也没敢耽误,随便套了一件衣服洗漱了下就赶去他家了。

走之前,老妈给我一把手电筒,这路上天都还没亮呢。

黑摸摸的,我只能靠着这微弱的光源来照路。

汪呜!

汪呜……

哪里传来的小狗叫声,这么凄惨。

我停下脚步,将手电筒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了照。

边上草丛里,有一只小黑,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叫的凄惨。

看那小眼神,我最受不得小狗这样,提着手电筒凑近瞧了瞧才发现。原来不知道谁家放的老鼠夹,居然将这小黑狗的前脚给夹住了,鲜血慢慢顺着毛发往下流。

我伸出手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安抚它,将手电筒塞进嘴里咬住,然后用双手用力掰开老鼠夹抽出它的脚。

随手将取下的老鼠夹扔掉,拍了拍小黑狗的脑袋对它说道:“好了,走吧。我还有事赶着做,不陪你了。”

起身一路小跑到刘清风家里,因为再不跑,就得迟到了。

到达刘清风家的时候,天才微微亮起,刘清风却早已坐在门口等着我来。

今天的刘清风看起来各位的不一样严肃了许多,身上那件破道袍也像洗过一遍一样干净了许多。

他似乎察觉到我来了,他睁开眼皮看了看我说道:“匕首在桌上自己去拿,边上那包朱砂粉也带上。”

我听他的吩咐去将两样东西取来,回到他面前等着他下一步的指示。

“你拿着这两样东西,去村里的打铁铺叫他给你找个老师傅磨刀,年轻的不行要老的才行知道吗?”

我点了点头“知道了,刘道长。”转身就走。

我才跨出一步,身后刘清风的声音就响起来了。

“回来。”

听到他的话,我连忙又走了回去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嘛,刘道长。”

“路上不管遇到什么人,要你的匕首绝对不能给知道吗?”

他说话的时候表情严肃极了,这让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,认真回道:“一定记得。”

村子里,就一家打铁铺。因为离我家很近,我闭着眼都能找到。

我心头想着快点把这事给完结了,一路快跑着冲去打铁铺。

跑的太快,心思又全在手上的那包朱砂上,不知道刘道长为什么叫我带着这包朱砂。心不在焉,结果没看前面有人一头撞了上去。

两人相撞,全部倒地,我手上的匕首和朱砂也飞了出去。

匕首摔得比较远,朱砂就在我边上,我先是捡起朱砂。然后再去拿匕首,没想到对方快了我一步,捡起我的匕首。

刘清风的交代在耳边回响,我连忙冲过去,一把抢回匕首。

那人似乎也没想我会有这样的动作,一下子没防备,匕首就被我抢了我回来。

与我相撞的是个中年男子,看着模样有些熟,一下子我想不起在那里见过他了。

那男子冲着我笑了笑,一脸的和蔼:“小姑娘,没伤着吧。”

毕竟是我的不是,我也不好苛刻人家,低头道了歉:“不好意思,叔叔,刚才把你撞了。我在就住在前头,红着屋顶的房子就是,你若要赔偿可以来找我。我现在有事得先走,就不跟你多说了。”

说完,我拔腿就要跑。

可是,我的手却被那男子给攥住了。

我转过头去,不解的看着他问道:“叔叔,你要干嘛?”

那中年男子将目光落在我的手上,对着我说道:“小姑娘,我看你手上的匕首不错,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看着男人第一眼我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,现在要看我的匕首更加让我确定他危险。我用力甩来那男子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。

那男子伸手到口袋里掏出一叠红色钞票,对着我说道:“小姑娘,把你的匕首卖给我如何?”

那可是一叠的钞票呀,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才八百,那叠钞票看起来至少是我生活费的两倍。

钱和命,当然是命要紧,我摇头拒绝。

“不要。”

顿时,那男子脸上的微笑瞬间冻结,阴沉而可怕。

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声音,跟带着寒气似的,让人寒颤:“由不得你,把东西给我。”

他凶狠的样子,让我瞬间想起他是谁。

他根本不是人,他是鬼,一个已经死了三年的鬼。

三年前就是在这条路上,发生了一起车祸,打铁铺家的大儿子被货车给撞死了。因为在我小的时候,他凶过我,所以我记得他凶狠的模样。

我吓得缩紧了身子,不停地朝后退,唇不停地颤抖:“你别过来。”

那男子耸立着两把大眉阴沉着脸,两只眼睛直冒凶光朝着我直扑过来。

我下意识飞速便身躲开,他看一扑不成恼羞成怒,回过身更加生气像要吃了我似的,吓得我缩着身子不断往后跑。

“啊……”

我惨叫出声,因为的头发被他给抓住了,他一把将我往回拖。

因为拉扯我的头上传来距离的疼痛,我倒在地上被他拖着走。我伸手想去口袋捞骨哨,一摸是空的才想起来,原来我出门的时候换了衣服,那骨哨被我遗忘在家里了。

我心下拔凉,这下该怎么办,手中只能下匕首和刘道长的那包朱砂。

这匕首是万万不能给出去的,这恶鬼想要的就是匕首,拿出来就随了他的意了。

我的脑海里想起爷爷在世的时候一直在服用朱砂,说吃点能辟邪。

现在情况危急,眼看着那恶鬼就要拖着我朝着一旁墙上撞去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我伸手拆开那包朱砂,朝着恶鬼猛撒去。

嗞……

红色的朱砂粉洒在那恶鬼身上不断冒出白色的泡泡,跟马上要起火燃烧起来一样。那恶鬼看起来非常痛苦,不断的挣扎翻滚。

我身子抖个不停,逼着自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那恶鬼踹来。然后翻身爬起,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。

一路狂跑到打铁铺的门口,进了门我才扶着墙壁瘫软了下来,心脏跳的飞快。

“女娃子,咋滴啦?”

听到手上传来声音,我吓得弹了起来,看向来人是打铁铺家的女主人村里人喊她曹婶我才松了口气。

我伸出手拍拍胸脯,让自己能安静的跟她说道:“婶,我有把刀生锈了,想来磨一磨行吗?”不敢讲实情说出来,反正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的。

曹婶怪异的看了我一眼,我目光坚定的对上她,她才点头对着我回道:“你等着,我叫我家男人出来给你磨。”

曹婶转身进了里间,我等着外面,打量着这打铁铺。

远近都算个邻居,这打铁铺十几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瞧。

对着正门上方的供奉的一尊神佛引起了我的注意,打铁铺讲究的是力气,刀之类都算是凶器,所以打铁铺一般拜的是关二爷。可是这家打铁铺倒好,供奉的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神明。

不对,这尊神佛我见过。

当我认出这尊神佛就是我昨晚在那破庙那尊供奉的神佛,顿时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下不断往上冒,这是怎么回事?

这供奉的到底是什么佛,为什么打铁铺要供奉他,为什么刘清风让我带着匕首来这里。

我看的入迷之际,身后传来一道雄厚的男人声音。

“娃子,你要磨得刀在哪?”

我连忙转过头去,是打铁铺家的二儿子曹银。这人比我爸还小个十来岁,按辈分我得叫曹叔。

刘清风让我来找的是老的打铁匠,这人顶多是壮年,我摇了摇头对着他说道:“叔,有没有更老一点的打铁匠?”

曹银看着我摇了摇头,“没有,这里就我一个打铁的师傅,还有就是两学徒。放心,就磨个刀,叔一定给你磨得光亮。”

到这种靠手艺的店里找人做事,一开口就要老师傅,摆明了不信任这新师傅。虽然我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随便一个人一看就会这么认为的,所以曹银对我这态度已经算非常好了。

可是我也没办法呀,刘清风指明了要老师傅。我刚刚被鬼吓完,现在内心一急,心头一委屈我直接哭了出来。

“呜哇……”

整的曹银一下子呆了,他完全没想到我会哭呀。手忙脚乱的像是要安慰我,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

我也不管其他,就一直哭着。

“娃子,别哭。叔给你去将我爸请来行不,他虽然退休了,但是以前也是个打铁匠。”

我抽了抽鼻子,泪眼磨砂的回道:“好。”

小说《重回洞房夜,冥夫宠上瘾》 第五章:半路抢劫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